二战女兵下的兵棋游戏 重创纳粹狼群U型潜艇

在二战时期英国到底是怎么去处理德军的U型潜艇呢?现在就来看看这个英国的兵棋游戏吧!上世纪40年代的一天,英国皇家海军上将马克思‧霍顿正在和司令部的战术研究小组WATU(下文简称战术组)用兵棋游戏模拟对战。看着几名女官摆弄地上的棋子,曾经是传奇潜艇指挥官的霍顿上将心情十分复杂:他所扮演的在大西洋上横行霸道的德国潜艇,已经连续三次被对手击沉了。说霍顿上将是传奇指挥官,一点也不为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初出茅庐就击沉了德国轻巡洋舰赫拉号,并在围追堵截中安然脱离。他返港时升起的海盗旗,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仍然是英国潜艇部队的传统。1942年11月,功勋卓著的霍顿上将已经是皇家海军西部海域(Western Approaches)的总司令,负责领导北大西洋的反潜和护航工作。

但是出乎霍顿上将预料的是,前三场游戏,他深沉的智慧、敏锐的直觉与老到的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在他以为自己安全地沉在深水中时,敌对的商船护卫已经摸到他头顶上投下了炸弹。霍顿上将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他决定用自己的权力作个小弊,要求裁判员告诉他对手对他航行路线的掌握情况。在开大绝作弊之后,霍顿上将又玩了两局。然而结局没有任何不同,他的对手依然出其不意地击沉了他的潜艇。当对局结束,霍顿上将见到他的对手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只是一个年仅17岁的女孩。这位名叫珍妮特‧奥奇尔的少女,是战术组最优秀的兵棋高手。虽然被一个小姑娘彻底击败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但是传奇英雄的智慧和眼光还是战胜了他的耻辱感。霍顿上将肯定了珍妮特的能力,同时也敦促在护航舰队中推广这种新式的「贝塔搜寻法」。这是一种依靠友方商船的噪音作为掩护,让护航的战舰可以摸到潜入深水的潜艇上方,到最后一刻才开启声纳投放炸弹的反潜战术

纳粹潜艇的「狼群」战术中通常有一艘提前埋伏在盟军航线上,观察舰队动向、协调「狼群」攻击的「指挥舰」。「贝塔搜寻」可以非常有效地歼灭或者驱逐担任指挥舰的潜艇,进而阻碍「狼群」的行动,取得战机。这已经不是战术组第一次运用兵棋推演来开发新的反潜战术了。兵棋是一种用棋子替代作战单位,使用规则仿真真实战斗条件来推演战术的游戏。虽然叫做游戏,如果运用得当,可以当作非常有效的战场模拟工具。那么17岁的少女珍妮特,又是怎么成为兵棋高手,当上战术研究员的呢?

 

1942年初,盟军在大西洋的战况急转直下。美国虽然依然在用大量满载物资的商船支持英国,却因为与日本激战正酣,无力派遣舰队保护,纳粹德国的潜艇再次在北大西洋肆虐,打破了之前击沉商船的吨位纪录。丘吉尔希望能找出应对的方法,于是当时的皇家海军西部海域司令部征召了吉尔伯特‧罗伯兹上校,组建了一支反潜战术研究小组。罗伯兹在军校时就非常喜欢兵棋游戏。他觉得兵棋可以非常方便地模拟各种实际情况。更重要的是,用兵棋扮演敌方指挥官,可以从对方的视角出发,分析敌人的战术和行为模式。不过他的想法并没有得到重视,海军内部对反潜战术组也没有什么热情。战术组创立之初,除了罗伯兹和一名副官,剩下8名成员全是从WRN(皇家海军女兵)抽调的女性。这8人中就有时年17岁的珍妮特。当她第一次到战术组报到时,正好遇上停电,四面一片漆黑。小女生又惊又怕,等到她被路过的陆战队士兵带到罗伯兹中校面前时,已经哭得泪眼婆娑。但是这群女孩对于用兵棋做战术分析展现出了极高的热情和天分。她们并不在乎这种形式是不是像在「玩游戏」。女孩们和罗伯兹中校一起,简陋的设备开发了一套可以很好模拟反潜海战的兵棋规则。

在战术组的兵棋游戏中,所有的棋子行动都必须遵循现实中舰艇行动的限制与逻辑,玩家每一回合代表战斗时的两分钟。对战进行时除了纪录棋子的速度、方位、雷达投影和声纳信号等讯息之外,还会拉起一块帆布,让指挥官透过布上的缝隙来观测棋盘,以模拟真实的海上观测条件。很快,战术组就有了成果。透过兵棋的模拟,他们发现潜艇攻击结束后逃跑的最佳方案不是直接往离开舰队逃往远处,而是在商船底下穿梭,用自己的猎物当作掩护,等到护航舰分头搜索时再从舰队后方的声吶网缝隙中逃离。罗伯兹决定打电话咨询一下朋友,恰逢他的朋友不在,接电话的是当时还没有调任西部海域司令的霍顿上将。霍顿上将确认了战术组的发现,表示自己也会用这种办法逃跑。罗伯兹的副官、珍妮特和另一位擅长整理总结资料的女军官珍‧雷德洛又继续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演练,综合一些有反潜战术心得的海军指挥官的经验,发明了「树莓战术」。这是一种在攻击发生后,所有护航军舰撤后,并集体「之」字型向前用声纳扫荡的反潜战术。珍‧雷德洛原本想开玩笑地把这种战术起名叫「向希特勒噗噜噗噜吐口水」,但是由于摩尔斯密码没有办法表示「噗噜噗噜」这样的拟声词,就改以这个动作的俚语「喷树莓」为名,将其称为「树莓战术」。

 

高层指挥官在看了战术组的演示之后对罗伯兹的兵棋大为改观。罗伯兹就地晋升,而「树莓战术」也被下令在护航舰队中推广。这种战术大大强过了凭借护航指挥官经验和感觉放声吶搜索的传统做法,首战就取得了击沉潜艇的战果。除了做研究,战术组的女孩们还要负责向几千名盟军船长和指挥官进行培训。随着设备技术、空军协同和纳粹德国潜艇战术的变化,盟军的反潜战术也不断更新迭代,由战术组的女孩们汇总、优化,再传授给盟军指挥官们。虽然这些战术看起来都不算很难执行,但是在波涛汹涌的北大西洋,附近落难的战友正在海中沉浮,面对自舰一旦不慎被击中就会死伤大半的风险,大部分人都难免会一时冲动,凭感情和直觉行事。通过兵棋推演模拟战术,让大部分经过培训的船长和指挥官在面临突发情况时都能多少做到心中有数,学会动脑思考解决问题。在战争期间总共有5000多名军官在战术组接受了培训,连英国女王伊莉萨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亲王也是其中之一。

到了战争后期,战术组已经发展成有8名男军人和36名女军人的团队。随着纳粹潜艇部队损失惨重,有经验的纳粹艇长越来越少,活动日趋保守。盟军的反潜战术实验则越来越丰富多样,从航母护航的海空协同到各式各样的先进装备全都尝试了一次,反潜效率也越来越高。纳粹苦心研制的声导鱼雷刚刚参与了几场战斗,就被战术组收集资料,用仿真对战猜出了主要参数指标,开发了反制的方法,迅速沦为了鸡肋。在1943-1944年间,德国潜艇部队组织的几次大规模行动都没有取得什么战果,自己却损失了461艘潜艇,基本失去了战斗力。盟军在大西洋战争上取得的胜利,直接奠定了日后诺曼底登陆开辟西线战场的基础。罗伯兹和他麾下的珍妮特、珍‧雷德洛等下兵棋的女孩们,则帮助盟军战士把北大西洋变成了让德国潜艇部队无处躲藏,伤亡率高达75%的绞肉机,让美国的补给可以源源不断抵达英国,让盟军能够坚守住反攻的堡垒。纳粹德国海军对战术组恨之入骨,海军司令邓尼兹的作战指挥室里,就挂着一张罗伯兹受杂志采访的照片,上面写着:「这就是你们的敌人,罗伯兹上校,反潜战术指挥官」。

 

当然,罗伯兹并没有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当他在被授爵大英帝国司令(CBE)时,罗伯兹邀请了两位女下属一同前往白金汉宫分享这份荣耀。二战以后,战术组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而是在冷战中转型研究对抗苏联的潜艇部队,也因此这个部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依然是一个不为人熟知的机密组织。不过对于已经退休的罗伯兹和那些靠「玩兵棋」拯救了英国的姑娘们来说,他们的使命已经结束,一切都是另一个故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