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回忆录:停在阿拉斯加海島一艘驅逐艦的艦尾殘骸

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一艘驅逐艦的艦尾殘骸在偏遠的阿拉斯加海島附近海底被發現。當年倖存水兵回憶了當時悲壯時刻。在1943年,當年的韋瑟斯(Daryl Weathers)還是一名19歲的海員,他是「阿布納‧里德」(USS Abner Read)號驅逐艦上的一名水兵,他們當時正在遙遠的阿留申群島執行反潛巡邏任務。後來,這艘驅逐艦的尾部被日本的一枚水雷炸毀。在過去了將近75年之後,這位今年已經94歲的水兵講述了自己親身經歷的那次悲慘事件,以及這艘戰艦的故事。

他在福克斯新聞的採訪中說:「我當時剛剛在海軍服役不久。在1943年8月18日黎明前的幾個小時裡,我們正在執行反潛巡邏任務,按照8字形軌跡航行。在最近的一天半時間裡,我們一直都是在這樣巡邏。」突然,軍艦在一次轉彎的過程中觸到了水雷。「砰!這個水雷撞擊了左舷發生爆炸,巨大的爆炸力把軍艦都炸得飛了起來,並把艦尾炸斷了。」他還補充說,當時艦尾布置有寢室艙。「那些夥計們都正在後面睡覺,結果我們失去了很多戰友。」當時在驅逐艦上共有300多人。在今天,韋瑟斯已經是「阿布納‧里德號」船員中已知的最後一名倖存者了。

一些在艦尾的水手幸運地在爆炸中活了下來,但他們落水後不得不面對寒冷的白令海海水。當時負責幫助把倖存者救起並運回到船上的韋瑟斯回憶說:「那兒的海水太冷了,你泡在水裡活不到十或十五分鐘。獲救的水手人數並不多。」這次水雷事件共導致了71人喪生,但幸運的是,另外有20名水手最後得救了。在被發現前的將近75年的時間裡,「阿布納‧里德」號的艦尾殘骸一直都靜靜地躺在海床上——像是一個無聲的證人,曾見證了這場殘酷但往往被忽視的二戰時期阿留申群島戰役。從1942年6月到1943年8月中旬,吉斯卡島(Kiska)和阿圖的阿留申島被多達7200名日軍占領。這些島嶼是火山鏈的一部分,從阿拉斯加半島向西延伸了1200英里,是美國在過去200年裡唯一曾被外國軍隊占領的領土。美國軍隊在該地區被迫陷入了為期15個月的艱苦戰役中,以期重新奪回這個經常被暴風雨肆虐的美國地圖上的一角。

對於韋瑟斯來說,1943年8月18日發生的恐怖爆炸事件,在他的記憶中至今仍然記憶猶新。他告訴福克斯新聞的記者:「那是一次相當猛烈的爆炸。如果爆炸點再往前幾英尺(這艘船)就不會再漂浮在水面上了。爆炸沒有導致海水進入前艙,那是一個非常乾淨的斷裂。」他補充說:「有一個燃料箱從頭到腳都是被封死的——沒有海水可以從那裡滲入。但如果爆炸點再往前幾英尺,它就會破裂,水就會進入引擎室,我們就無法挽救(這艘船)了。」差不多八十年後,這位老兵仍然對這艘軍艦當時沒有被炸沉而感到驚奇。他說:「我想應該有一個守護天使一直站在我們的肩膀上。」船員們的英雄壯舉也是使這艘驅逐艦仍然漂浮在海面上的另一個原因。水手們能夠迅速反應,進行修復以彌補損失,並保持了驅逐艦船體主要部分的密封。韋瑟斯說:「後來我們甚至自己製造了一個船舵。」當時在附近的另外兩艘美國海軍艦船將這艘被炸斷的驅逐艦拖回了港口。幾個月後,在船尾被修復後,「阿布納‧里德」號又重新加入了戰鬥行列。

之後這艘軍艦又參加了太平洋戰區的一系列戰鬥。1944年11月,在一次日本神風特攻隊的轟炸機俯衝自殺攻擊中被擊中而摧毀。韋瑟斯回憶說:「那次轟炸機自殺襲擊發生在1944年11月的萊特灣海戰。神風特攻隊飛過來了… … 整個天空都滿是防空機槍和防空炮彈的爆炸。」「阿布納‧里德」號驅逐艦在其服役參戰期間共獲得了四枚戰鬥勳章。7月17日,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和特拉華大學(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and the University of Delaware)的一組科學家在距離吉斯卡島290英尺的水域、深75英尺的海底發現了這艘戰艦的船尾殘骸。專家們使用了多波束聲納沉船定位系統,然後利用遙控深潛潛水器進行了水下探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