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在那一天沉没52艘战舰 世界海军史上的惨重

百年前,在苏格兰奥克尼群岛的法拉岛附近斯卡帕湾( Fara, Scapa Flow, Orkney),52艘德国战舰一天之内全部沉没。但德国海军的这一重大损失,却并不是由敌军造成的。这支停泊在斯卡帕湾的德国主力舰队—公海舰队(German High Seas Fleet)全军覆没,是舰队指挥官下的命令,故意自沉防止军舰成为敌人的战利品。这是世界海军历史上单日损失舰艇最多的一天。在这一过程中死难的九名德国军人,也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后的牺牲者。一周以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参战各方签署了和平协议。

来龙去脉

1918 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后,德国公海舰队全部舰艇接到命令在爱丁堡附近的福斯湾(the Firth of Forth)集结,由盟军接管扣押。德国公海舰队最现代化的舰艇:9艘战舰、5艘大巡洋舰、7艘轻型巡洋舰以及49艘驱逐舰,都在苏格兰东部海岸水域交给了战胜方。一周时间内,这70艘德国战舰被押送到苏格兰奥克尼群岛斯卡帕湾的避风水域,与另外4艘舰只一起等待交战各方达成和平协议的最后细节。它们的最终命运将由在凡尔赛举行的会议决定。在这片广阔的港湾里,德国官兵们全部留在舰艇上等待最后的命令。

 

在凡尔赛,战胜国之间对这些舰艇的最终命运举棋不定,意见不一。英国和美国希望将舰艇一毁了之,而法国和意大利认为可以由盟国瓜分了事。奥克尼群岛博物馆的汤姆・缪尔(Tom Muir)介绍说,「这些舰艇实际上并没有投降,这就是为什么当时舰艇上没有英国军队驻扎防止被毁坏沉没。它们都仍然是德国政府的财产,这一状况在舰艇停泊在斯卡帕湾的那段时间一直都没变过。」

 

缪尔介绍说,当时舰队总司令路德维格・冯・路易特(Admiral Ludwig von Reuter),完全没有收到舰队以外情况的通报。他唯一能获得消息的管道,除了英国的指挥官就是《泰晤士报》旧报纸。和谈原本定于6月21日结束,结果却延期。没有接到通知的路易特司令官以为和谈失败、全部舰艇将由英国皇家海军接管,决定舰队集体自沉,防止落入敌人手中。

 

《泰晤士报》旧报纸

缪尔说:「冯・路易特已经向各潜艇指挥官发信,告诉他们各舰艇一收到他的信号,全部集体自沉。很有讽刺意味的是,把这些信送到各个德军舰艇上的是英国的小船。」1919年6月21日早晨,在斯卡帕湾驻扎的英国舰队决定趁着难得的好天气出海训练。上午10:30分,冯・路易特所在的旗舰埃姆登(Emden)发出了一个看起来毫无危险的信号:「第11段;确认。」 但实际上,这是早就约定好的暗号,下令全体自沉。遍布在海湾内的各艘德国战舰过了一段时间才全部收到这一信号。缪尔说,「他们应该等了一会,之后就像潮水一样,从北向南沉船开始。」在甲板下,德国水兵开始打开海底进水阀,砸破水管。 缪尔说:「他们故意先从一侧进水,这样舰艇就会先侧倾再下沉,要想抢救也更加困难。」

 

最开始,谁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几个小时后英国海军才明白这是德国人在蓄意自沉舰艇。德国海军官兵乘搭小船离开下沉的舰艇,而英国皇家海军留守小船上的水兵则想方设法应对眼前的混乱场面。除了英国海军军人,目睹这一切的普通百姓是一群来自附近学校的学生。他们当时在一辆运水车上专程来看海湾里的德国军舰。当时12岁的莱斯利・索普(Leslie Thorpe)是学生中的一个。他写道,有一艘德国小船满载弃舰出逃的官兵,船上没有挂白旗,结果英国方面用机关枪向船上扫射。

 

缪尔说:「不应该忘记的是,那一天还有人死伤。我们看到这些照片时,看到巨大的金属在海上翻滚下沉,你会忘记还有人员伤亡。」「英国海军小船上的人接到命令向这些完全没有自卫能力的德国海军开枪。他们没有带武器,他们不准带武器,它们也没有任何武器。」据信,那一天共有9名德国军人死亡。到下午5点,絶大多数德国公海舰队的舰艇都从斯卡帕湾的海面上消失了。「海登堡」舰(The Hindenburg),舰队中最大的巡洋舰,是最后一艘没入水下的舰艇。

 

1920年代至1930年代之间,沉没的52艘军舰中的大多数都被商业机构打捞出海,拆毁出卖。如今仍然留在水下的7艘军舰残骸,被列为预定纪念碑予以保护,即国家重要考古遗址,未经许可不许改动。几天前有报导说,四艘舰艇正在eBay上拍卖。它们现在归一个退休的潜水员所有。缪尔说,「德国公海舰队集体自沉使得它们不再是和平谈判中的筹码。英国方面觉得这是敌对行为,而德国则认为,海军没有让舰艇落入敌人的手中,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表现,维护了国家的尊严。」当时,德国一名高级军官宣称,这一集体毁船自沉,洗刷了德国舰队「投降的耻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